花不解语

【孙肖】习惯(三)

空山新雨:

彼与此 二刷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6819444307


友情提示:一刷内容bug未改,大家慎拍








*烂尾完结




    事情是从过马路的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孙翔站在一群人的最左边,杜明跟吕泊远在聊网上最新的尬梗,话题很快波及到所有人,周泽楷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眨眼。


    不用江波涛翻译,孙翔都知道那是在问他,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


    孙翔忽然暴躁。


    他只觉得S市的红灯时间长得过分,H市就没这么……思绪戛然而止,他搓了两把俊脸,故作深沉地答了周泽楷的问题。


    “麻辣小龙虾吃不吃?”


    ……根本就是顾左右而言他。


    轮回的饭桌跟嘉世很不一样,如果说嘉世那会儿是安静如鸡,那轮回这会儿就是丧尸出笼。席间夹杂着“哈哈哈我抢到了”“哥手速你服不服”“卧槽你使诈”之类不堪入耳的话语,孙翔在战火中抢到一个鸭腿,忍不住举腿炫耀。


    “我,才是最强的饭桌之神。”


    然后被蛰伏在一旁的吴启截胡。


    啊,很气了,刺客这种职业就是喜欢撩阴腿,有本事正面刚拼刺刀啊!


    孙翔爆炸。


    然后江波涛指点他:“不得了了,翔翔也开黄腔了。”


    一桌原本腥风血雨的人忽然停下来,由周泽楷带头齐齐给孙翔鼓起了友谊的小掌,场面一时肃穆,好像在加冕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孙翔:“……”


    轮回人别是一群傻子吧?


 


 


    大概是的。


    而且很不幸,自己还是其中一员。


 


 


    夜深人静的时候,孙翔掏出私密小日记写了起来,没写两句忽然搁笔。之前吃饭的时候江波涛非要让人讲鬼故事,难为周泽楷说了个背靠背真温暖。


    十三岁就经历过暑期恐怖大礼包的孙翔不为所动,饭桌上其他人竟然被吓得瑟瑟发抖。很弱鸡了,孙翔冷静地想着,然后加入了惨叫大军。


    他发誓自己不是被床板下有个死人这件事吓到。


    他根本就是被一群忽然开始一起惨叫的猪队友吓到的。


    神经病啊!


    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的啊?!


    孙翔边想边气,一摸嘴唇,却是在笑的样子。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挟住了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拢,他翻身下床,趴在地上去看床底。


    床下没有什么死尸,只有一个行李箱。


    很旧了,上面还盖着灰尘,样式已经不是现在的孙翔喜欢的,颜色也发灰发暗。


    他想了一会儿,把行李箱拖出来,打开了搭扣。


里面很空荡,只有一只机械闹钟,一个加菲猫摆件,还有几本小小的日记本。


    第二天是周末,休息。


    孙翔抽空把加菲猫摆件寄了,把机械闹钟摆了又摆最后放在自己床头,还剩下那些日记……他盯了很久,还是把他们锁回了行李箱。


    这是他在轮回的第三个月。


    之前一切,竟然已经恍如隔世。


    其实刚到的时候孙翔就觉得不对,轮回经理神神叨叨,队友们都想来跟他尬聊,他企图寻找清净,结果被周泽楷拉去夜跑。神他妈的夜跑,还十公里。回来的时候腿都软了,爆出一身汗,想哭都没有水分。


    他明明是个羽毛光鲜的男子,却在轮回硬生生被拗成了拔毛鹦鹉。


    团建是真心话大冒险。


    选了三轮大冒险的他,头插鸟毛光上半身屈辱地留下了大喊我爱周泽楷的视频。自此开始踊跃参与各种团队活动,誓要一雪前耻。


    打打闹闹的竟然意外生出了枝枝蔓蔓。


    心底里萌生出要跟轮回共进退念头的那天,孙翔忽然觉得头重脚轻世界颠倒,照这个迹象来看,他不是要穿越,就是在生病。


    结果两个都不是。


    他就疑心自己是水土不服,跑到队医室里非要人队医给打一针。


    最后针没打成,被方明华领到训练室群殴一顿——当然,是游戏里的那种。被轮白三次的孙翔悟了,他难受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身边少了个人。


    小是很小的小事情。


    譬如过马路时左手边要有人,吃饭的时候纸巾要递到手边,睡觉的时候要能抱着有温度有心跳的,再更小一点就是……呼吸里要有肖时钦的味道。


    意识到这些后,孙翔觉得自己还不如水土不服。


    但他没有放弃自己,他决定自救。


    别的有难度,就先从走路开始试起。平日里肖时钦走他左边,于是他就由杜明开始轮番地往身边放人,企图寻找到适合的代替,但人又不是口红,平价代替勉强能凑。


    更何况,平价代替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在差点因为“大家都喜欢走右边强凑没幸福”跟周泽楷当街尬架后,孙翔放弃了尴尬的尝试,转而决定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


    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


    他抱着来S市第一天买的生灵灭Q版抱枕说。


    但是他的催眠破灭了,因为无论是怀里的抱枕床头的闹钟还是房间里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地向他宣誓着一件事——


    他已经跟这些东西和平相处了很久了。


    久到他都差点忘记,自己原本是讨厌活在一成不变里的人。


 


    


    网上有粉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孙翔变了?


    底下众说纷纭,但有一种声音占据了主流——他们认为孙翔的确改变了,轮回接纳了他,轮回包容了他,轮回改变了他,而他将与轮回齐头并进,共创辉煌。


    这话没错。


    孙翔想。


    但太片面了。


    轮回是改变了他,但不是第一个改变他的。


    就好像现在,他明明睡在床上抱着抱枕一切无事平安,却怀念起怀中有温度有心跳有触感的日子。小时候听人念起习惯的力量,他还哂笑,觉得大人们活久了就是矫情,够洒脱根本不会有什么牵绊。


    于是他朝生暮死地肆意活着,堂而皇之地喜新厌旧。


    他以为他不会变。


    谁知习惯像菟丝子,竟寄居在他的喜新厌旧上开出了花,在他毫无所觉时悄悄绽开,待他察觉时已经迎来盛放。


    覆水难收。


    他新长的枝枝蔓蔓里藏着一颗钉子,名字很好听,叫肖时钦。


 


 


    加菲猫摆件寄出后一个星期,孙翔收到了一条短信。


    熟人的,备注姓名是小鬼。


    内容很简单,就谢谢两个字。


    孙翔想起嘉世一别以后听到的林林总总,想到熬夜互怼的点点滴滴,新老嘉世一轮更迭,他跟肖时钦在那夹板缝儿里头,也不知道扮演了什么角色。


    救世主?不算。


    搅屎棍?那也太惨。


    倒是邱非,自始至终跟那点不灭的星火同气连枝,在所有人都不期待的时候,倔强的、微弱地燃起火苗来。从来不为着给谁看,只为自己喜欢。


    孙翔动了动手指,先编辑了一条加油,而后又推掉重写,没改第三次。


    发出去的内容简简单单的孙翔风。


    等你来战。


    一秒后有回信。


    如你所愿。


 


 


    但他还是没跟肖时钦恢复联系。电话号码背得滚瓜烂熟,企鹅头像还在好友列表,实在不行还有私人邮件,那么多的触手可及,落到孙翔这里却全成了遥不可及。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执着些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很憋。


    可憋久了容易扭曲。


    终于有个晚上,他忍不住,打开微博,往里面发了一句。


    ——我的生命是块浮冰,碎裂在海上,不同的碎片朝不同的方向漂去,永远没有复合的希望。


    眼尖的粉丝认出这是《八百万种死法》里的句子,更多的人只是忙着猜测他是不是被盗号了,还有人调侃他半夜不睡抄书以证智商,很需要六个核桃补脑了。


    孙翔什么也没说,发完就睡了。


    梦境里浮浮沉沉的,好像真的成了一块浮冰,大雪天跟谁握着手,十指交缠了很久,以致于分开的时候有近乎绝望的不舍,明明属于两个不同的个体,却在那一刻想要融为一道。


    聚合的浮冰碎了,孙翔眼睁睁看着那只手的主人离开。


    然后他醒了。


    毫无缘由的,他知道那是肖时钦。


    机械闹钟上的数字是3:32,凌晨,还可以再睡。


    但干躺着毫无睡意,孙翔就干脆又发了一条。


    ——我已倦于时光,我已疲于奔命,美好时光已成过去。


    这条激起的浪花显然比上一条大上许多,字里行间的颓丧气很容易让人解读出不祥的意味,有人猜测孙翔这是又要转会,粉丝则宁可相信他需要喝六个核桃也不相信他会有这样的愁绪。


    但那些跟现在的孙翔都无关。


    他并不介意买了人设的粉丝给他送六个核桃,他也不介意这世上就有人愿意把他当成傻子,那些人离他太远了,远到暖意冷意都是自下而上仰望的星光,瑰丽却渺远。


    可以指引方向,不能熨帖取暖。


    他格外怀念那个起床的时候还能把眼镜戴歪的人。


    他躺下想继续睡,辗转一个小时,没成功,终于自暴自弃起来发第三条。


    ——无人愿意为我一掷千金。无人愿意与我共结连理。无人愿意救我一命。


    现在终于,更多的人愿意相信他只是抄书成瘾。


    而孙翔本人放弃了继续睡觉,跑到床边去看泛白的鱼际。他记得嘉世那会儿也有过这么一次,不知是焦虑紧张还是怎么的,他就算抱着肖时钦也没法好好睡觉。脑子里一句又一句地冒《八百万种死法》里的句子。


    他很小声地问肖时钦,能不能跟他说说话。


    肖时钦同意了,像面对他不计其数的无理要求时一样,大度地同意了。


    于是孙翔就开始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背书。


    肖时钦安静地听了很久,久到孙翔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转过身来摸了摸孙翔的发顶。那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拥抱。


    肖时钦说,没想到你还是个文艺青年。


    而孙翔一口咬在了他嘴唇上。


 


 


    随着日记尘封的记忆在险恶的破晓反刍。


    孙翔看着橘红色的朝阳一点点烧破天际,白色的染成火焰,深蓝的亮成海水。水火交织的尽头是一天的开始。


    他从习惯里头发现了丁点遗迹。


    诞生于习惯,又超出了习惯。是喜欢。


    苦恼。


    那到底要不要追?


    向来直接的人犯了难,太阳尴尬地悬在半空,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跑走,孙翔失去了遮蔽,顿时觉得改变真是件令人头大的事情。


    然则这又是个悖论。


    如果他不改变,那他还是个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人。


    乱糟糟的思绪把他缠在又甜又酸的心境里,手机就在裤袋里,只要掏出来,只要掏出来打个电话那么一切都——


    嗞。


    突如其来的震动声吓了他一跳。


    孙翔掏出手机来,卡在半空的太阳忽得跃出水平线,他看见来电显示写的——我的小事情。


    大人们的确会剧透很多有关于人生的事情,但剧透总归是不完全的。


    就比如他们会说世界上有坏人,但却忘了告诉我们坏人也不一定靠肉眼就能分辨;比如他们会说要跟品行良好的人结交,却也没有告知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阴暗面;再比如关于习惯,他们说习惯是掌中肉无法割舍。


    但他们却没有说。


    在你习惯他的时候,他也同样习惯了你。


    世间竟真有这样的灵犀。


    让一个人正在被思念时,打电话给思念他的人。


    一成不变是个标签,喜新厌旧何尝不是?站在窗边的孙翔捋了捋发丝,感到失却的勇气跟色彩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拼命艹人设而错过真爱的才是真傻逼。


    他可一直是勇往直前的,就接个电话而已,有什么好怕。


    更何况。


    这一次可不怪他,谁叫肖时钦自投罗网?


 


 


    日出结束之前。


    孙翔对着电话那头说。


    “喂?”


 


 


END


 


    事后得知俩人在一起的邱非只能感慨,我曾见猪拱白菜,试图阻止,终究力不能及,祝好。




百日孙肖Day  24

评论

热度(203)

  1. 花不解语空山新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