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解语

青棠欢:

这段时间,我接触了很多老人,很多真正的,曾经是“神一般少年”的老人。


他们大多有显赫的身世,譬如某某领袖的弟媳,譬如某某知名作家的女儿,譬如某某世家。


其中有一个老人,我印象最深。她已经86岁了,眼明心亮,做事情雷厉风行,非常有条理,干练。听前辈们说,这位老人现在还在工作,在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地方做领导。


她的家世一如既往的显赫,丈夫是真正的“翻译官”,外交部要人,知名大学的教授。她丈夫的堂弟,是拿了诺贝尔奖的知名科学家。(为了不被扒全程打码233333)


但是这些,我觉得远不如她本人牛逼。算了算,她整个青年时代应该都是在动乱中度过的,然而她依然是著名大学的毕业生,毕业时就被分配到离家很远的北京,从此之后,她在北京度过了一辈子。


她取得了很多成就,在文艺领域非常有话语权和领导力,当然具体的事迹我已经不是很清楚了。更清楚的可能是她退休之后的事情。


她从60岁开始学画画,现在她已经达到可以开画展的水平。


她陪着丈夫出国讲学,60多岁的老人在美国学会开车,不会英语,但她依然在美国学了陶艺。


她跟我说她想买织布机,但是太大了家里放不下。我以为是缝纫机,说有袖珍的呀?然后老人笑着说,是那种飞梭走线的织布机。我就愣了,想起来在非遗展上看见的三层楼高的织布机。


她会用微信微博,甚至会做直播,和她十几岁的混血外孙女可以聊得很开心。


她会雕刻,自己刻章,不是橡皮章,就是那种真正的印章。


她住在养老院,偶尔回家时跟我聊天,会说她在养老院看见的趣事。她说,这个她要写个小说。当然,她是作协的作家。


从她60岁后,她学会了十几种专业技能。她考了潜水证,她说,她想试试跳伞。


说实话,我当时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她这种精力魄力和热情,去尝试那么多东西。


和她接触,我感觉不到她是个86岁的老人。她甚至头发都还是黑的,一口整齐的洁白的牙齿。


当然,我们可以说,她是富贵人家,有钱保养。但是我想她的心态,她对这个世界的适应性和学习能力,与她的经济条件无关。


或者说,恰恰是她这样的人,见识了足够多,才会更加去努力去拼搏,才拥有了如今的经济实力和健康体魄。


她对我说,喜欢就去做,不要怕尝试。要永远跟上时代,永远保持对未知事物的尊重与热情。


那天她要回家的时候,我送她出门,想把她送去车站。她坚决不允许,她说,我在这里走了60多年了,丢不了。她又说,我什么事没有经历过呢?上山下乡,各种动乱。


看着她背影我确实觉得,时代真的是她们这样的人成就的吧。


这段时间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过不下去,恰好这个老人的一幅画在我这里,我帮她保管着。


我想着这个老人,我想,人生大概每时每刻都挺艰难的,但是没有艰难到无路可走。60岁的老人可以像6岁的孩子一样疯狂的学习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那么我也可以。


60岁开始学画画,到如今,她也画了二十多年了。


在我这个年龄,她在经历饥荒。国家刚刚建立,百废待兴。之后还有那么多的波折与磨难,都没有把她摧折成很多人那副“心早衰”的样子。


没有任何事情是剥夺自己去努力去生活的借口吧。


还是要加油啊,这个世界上,平凡而伟大的人,太多了。

评论

热度(610)